贾跃亭破产三大疑云

贾跃亭破产三大疑云

一视财经

过往一心要“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现在一心想的却是“破产”。

10月14日,贾跃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传闻被官方确认。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在发布的《有关贾跃亭先生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声明》中表示,贾跃亭已于美国当地时间10月13日根据美国相关法律第11章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这将成为解决贾跃亭个人余下债务并保障债权人利益的最佳方案。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表示,作为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一部分,由债权人组成的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的债权人信托也将同时设立,美国法院认定的贾跃亭全部资产和相关收益也将会通过这种方式转让给债权人。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任何Faraday Future(FF)的股权。

1

贾跃亭为何要申请破产?

10月11日,不少媒体称消息,贾跃亭拟在美国法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Chapter 11 Bankruptcy Reorganization),破产重组意味着企业或个人当下资不抵债的情况下,法律允许债务人向债权人提出一个重组方案,以某种资产保障的方式延期偿还。

该信源来自一位接近贾跃亭债权人的知情人士,他向媒体透露,刚刚收到一份贾跃亭在美国法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Chapter 11 Bankruptcy Reorganization)的文件。

在美国法律框架下,有破产清算和破产重组两种方式。贾跃亭申请的是破产重组。

破产重组是指企业或个人当下资不抵债的情况下,法律允许债务人向债权人提出一个重组方案,以某种资产保障的方式延期偿还。

而破产清算意味着,一家企业或个人宣告破产,由清算小组接管,通过对公司或个人资产进行清算、评估和处理、分配的方式进行清盘。

文件显示,贾跃亭将把全部资产通过债权人信托的方式,转让给债权人,该信托由债权人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这意味着,债权人将提前拿到贾跃亭全部资产及其收益权,贾跃亭也不再持有任何电动汽车制造商Faraday Future(FF)股权。

据报道,贾跃亭在完成个人破产重组及债权人信托这一方案后,解决了个人债务问题的他,将可以继续以FF创始人和CPUO的身份推动和实现FF股权资产价值及债权人信托资产价值最大化,从而使债权人通过信托资产的增值实现偿债目标。

“相对于只能通过担保权向贾跃亭要求偿债,债权人信托让我们通过提前拿到贾跃亭个人全部资产及收益权的方式增强了获得足额债务偿还的信心,”贾跃亭债权人表示,“贾跃亭出现危机后,我没有进行穷追猛打,一方面对他的梦想一直比较认可和支持,另一方面,我自己也经历过创业阵痛,知道创业不易。”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对于上述说法,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内部人士表示:“贾总个人债务问题由国内的债务小组来处理,FF这边目前没有太多消息。”

消息称,贾跃亭此前一直在筹划相关的还债方案,其目的是为了彻底解决个人债务问题。

2

贾跃亭还了多少?还欠债多少?

粗略估计,贾跃亭已还债30亿美金,还欠36亿美金。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透露,贾跃亭此前已经陆续偿还了超过30亿美金。“此次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是为了更好更快地彻底解决个人余下债务问题,让每一位债权人可以得到平等偿债的机会。”声明写道。

另据FF方面称,目前贾跃亭剩余债务总额约为36亿美金,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金。  债务处理小组还表示,在经历多次资产被冻结、拍卖之后,贾跃亭的国内资产事实上已经被清零;本次在美申请破产重组也意味着贾跃亭放弃了所有美国资产。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今年9月,贾跃亭就已辞任法拉第未来(FF)全球CEO,接替者是拜腾汽车创始人毕福康。

贾跃亭罕见在微博上发声表示“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似乎是为提交破产重组做准备。

据FF此前披露的信息显示,自乐视2016年11月爆发资金危机到现在,贾跃亭已通过资产处置等多种方式偿还了30亿美金的债务。为尽快解决国内债务问题,贾跃亭还曾设立还债信托基金。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日前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披露的一则《贾跃亭等公证债权文书执行裁定书》显示,处置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共计29,782,952股)所得案款及扣划贾跃亭名下资金账户所得案款共计人民币7303.731万元,已发还申请执行人民生信托。

据披露,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曾于2017年7月17日以(2017)京03执607号立案执行,执行标的额为人民币5.7503亿元。后该院于2017年12月27日终结前述执行程序。之后又于2018年9月12日恢复立案执行。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此次表示,现乐视网股票已暂停上市,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民生信托认可法院的财产调查结果,同意本案依法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日前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披露的一则《贾跃亭等公证债权文书执行裁定书》显示,处置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共计29,782,952股)所得案款及扣划贾跃亭名下资金账户所得案款共计人民币7303.731万元,已发还申请执行人民生信托。

据披露,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曾于2017年7月17日以(2017)京03执607号立案执行,执行标的额为人民币5.7503亿元。后该院于2017年12月27日终结前述执行程序。之后又于2018年9月12日恢复立案执行。

3

个人破产制度落地时机是否成熟?

蹊跷的是,近日,温州法院通报的全国首例具备个人破产实质功能和相当程序的个人债务集中清理案件引发舆论关注。通报中说债务人因身患重病花销巨大,家庭长期入不敷出所以被豁免了214万的连带清偿责任,只赔偿3.2万余元。

此消息一出,全国哗然,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欠债不还就合法了?当然没有这么简单,对于个人申请破产时拥有非常严格的程序,绝对不会成为个人逃债的手段。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对一视财经表示,就现阶段来看,国内的个人征信环境有了显著进步,但对债务人的约束力仍局限于信贷领域,尚未建立起系统的社会诚信环境应用约束体系,个人破产制度落地后,有可能会引发一些恶意负债再蓄意破产的问题,从这个角度看,条件不算成熟。

但从另一方面看,随着个人负债率的高企及个人创业的勃兴,越来越多的人背上了巨额债务,个人破产制度的缺失将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个体创业创新激情,也无法有效应对个债批量逾期后的处置善后问题,整个社会对个人破产制度的需求正愈发急迫。

综合来看,应当立法先行,先把制度和规则立起来,在落地执行过程中,初期可适当从严,后随着社会诚信体系的优化改善逐步放松,力求用其利减其弊。

本文由 一视财经 作者:西贝 发表,其版权均为 一视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一视财经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一视财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