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网贷末路,空留一地鸡毛….

2019,网贷末路,空留一地鸡毛….

一视财经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文丨佳桐

编辑丨西贝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起步于2007年,狂奔于2014年,再到2018年问题平台的集中爆发,进入2019年的网贷行业,路走的有些绝望。

近期,监管频频释放网贷行业清退信号,且节奏在加快。

11月12日消息,在银保监会通气会上,针对近期P2P平台运营情况,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表示,截至今年10月末,全国在线运营网贷平台427家,比去年末降低60%,且已全部纳入监管范围内;此外,网贷平台的借贷余额和出借人数分别较去年末下降50%和55%。

11月3日,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近日联合召开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会议明确,下一阶段要坚定持续推进行业风险出清,将稳妥有序化解存量风险、多措并举支持和推动机构良性退出或平稳转型作为重点。

如今的网贷,更多的是风声鹤唳,更多的是绝望。

1

四大重镇政策动向成“风向标”

“目前北京等重要城市取缔网贷政策并没出台,依然有备案的希望。”有网贷从业者对一视财经表示。

一视财经注意到,目前北京、浙江、广东和上海可谓是P2P网贷行业的四大重镇,占据着P2P网贷行业绝大多数的业务。

据网贷之家统计数据显示,从平台数量上来看,截至2019年10月底,P2P网贷行业平台数量仅剩572家。其中,北京、浙江、广东、上海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为132家、35家、109家、54家,四地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为330家。四个地区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占比为57.69%。

从各省市P2P网贷的成交情况来看,进入统计的31个省市中。北京、浙江、广东和上海继续排名全国前四位,10月的成交量分别为267.60亿元、93.05亿元、79.49亿元和73.51亿元。

从贷款余额方面来看,据统计,北京、上海、广东三省市贷款余额分别为2847.60亿元、1477.67亿元、772.26亿元,三地占全国P2P网贷行业贷款余额的比例达到了86.51%。浙江10月底的贷款余额排名全国第四位,贷款余额为382.11亿元。

网贷之家分析认为,上述四大重镇对于P2P网贷行业的政策动向,不仅会影响该地区的行业发展,同时或将间接影响其他地区跟进。

目前,网贷行业的现状是,在行业清退的主基调下,“三降”和平台清退仍在继续,各地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和待收规模均呈现下降的态势,头部平台转型助贷有明显加速之势。

可以说目前行业“瘦身”愈发明显,但是对于实力不强的平台如何实现“软着陆”则成为痛点。

虽然希望仍存,但绝望依然让很多网贷从业者崩溃。

2

全国已有15省市发网贷清退名单

2019年以来,网贷行业清退正在加速,继湖南、山东之后,重庆宣布取缔辖内全部P2P网贷机构。

11月8日,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网站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没有一家机构完全合规并通过验收,所有P2P网贷业务也未经过金融监管部门审批或备案。

公告强调,根据工作安排,将重庆市29家已报告结清P2P网贷业务、拟主动退出的机构进行公示,同时,对该市其他机构开展的P2P网贷业务一并予以取缔,任何机构未经许可不得开展P2P网贷业务。

自10月份以来,各省市对网贷机构清退速度不断加快。在重庆之前,已有湖南、山东等省公告将取缔辖内P2P网贷业务。

从全国各地的清退情况来看,据网贷之家不完全梳理,自去年11月湖南省公示首批网贷机构取缔名单至今,已有至少15地相继对外公示了辖区内网贷机构清退名单,包含重庆、辽宁、云南、济南、四川、深圳、宁夏、浙江、北京、贵州、天津、湖南、山东、湖北、广州等,涉及平台804家。除了自愿退出类,还包括了取缔类、失联类等,其中不乏已经出现问题的平台。

网贷之家分析认为,“随着各地出清加速度,全国清退范围已由最开始的已出险网贷机构逐步扩展到一些前期纳入过合规检查整改验收的网贷机构。”

目前,除了各省市取缔清退网贷平台之外,其合作机构也在“抛弃”他们。

3

第三方支付通道关停

近日,红岭创投发布《关于第三方支付停止兑付服务及提现安排的通知》称,由于第三方支付公司已全面停止与红岭创投的合作,在没有新的提现替代方案之前,自2019年11月1日起暂采用人工转账处理方式。

红岭创投在公告中强调,“由于第三方支付公司已全面停止与P2P公司的合作,与其合作的宝付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付公司”)等已正式通知自2019年10月31日起停止为我司提供第三方兑付服务。在没有新的提现替代方案之前,自2019年11月1日起暂采用人工处理方式,当日申请的提现,一般可在第二个工作日(T+1)到账”。

而在10月31日,荷包金融发布的《荷包金融关于第三方支付公司停止合作的相关说明》也表示,由于目前的行业环境,第三方支付公司已全面停止与P2P公司合作,与荷包合作的主要第三方支付公司为宝付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在9月份就已经停止为其提供第三方兑付服务。

此外,9月17日,深圳易喜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发布《由于政策原因的紧急调整公告》称,受第三方支付平台上海富友充值通道正式关闭的影响,自2019年9月16日起,所有产品停止发新标。2019年9月27日后资金结算暂时由线上转为线下。

“起初第三方支付与网贷机构合作数量很大,很多第三方支付机构都是靠与网贷平台合作起来的,最多的时候与网贷机构合作数量可以达到上千家,现在合作剩几十家的就算多的了,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彻底退出。”有第三方支付机构相关负责人表示。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坦言,“从资金端来看,支付通道的关停将影响用户投资充值;从资产端来看,关停将影响借款人还款。原先通过支付通道的充值、还款操作将通过手动转账等方式代替。”他强调,“除了第三方支付,也有部分存管银行正在收紧与P2P网贷机构之间的业务。”

4

银行网贷存管业务正在集体“退出群聊” 

近日有消息称,厦门银行与京东旭航(厦门)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京东旭航”)的存管服务合作已终止。京东旭航是京东旗下的P2P网贷平台之一。

事实上,厦门银行并非孤例,去年下半年以来,有不少商业银行都发出过类似终止存管业务公告,退出网贷存管业务。

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目前贵州银行已明确宣布退出P2P平台资金存管业务,上海银行、北京银行、恒丰银行、广东华兴银行、浙商银行、厦门银行、上饶银行、新安银行等多家银行则也在大幅缩减网贷资金存管业务。

其中仅新安银行一家银行就已发布与31家网贷平台解除存管业务公告。

在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近日联合召开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上指出,下一步工作要坚定以退出为主要方向,压实股东、平台的责任,推动大多数机构良性退出,有计划、分步骤限期停止业务增量。支持机构平稳转型,引导无严重违法违规行为、有良好金融科技基础和一定股东实力的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对于极少数具有较强资本实力、满足监管要求的机构,可以申请改制为消费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机构。对于严重违法违规的机构,要加大打击力度。

“这基本已经给未来的网贷行业定了基调。”有知情人士对一视财经表示。可以预见的是,网贷机构转型小贷及消金公司并不容易。但不管选择了哪个方向,对于业内来或许这确是活下去的希望。

“可以说,我见证了行业的巅峰状态,也见证了如今的萎靡,未来会怎么样,我并不清楚,但我确实有些后悔干这行了。”有网贷从业者表示。

本文由 一视财经 作者:西贝 发表,其版权均为 一视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一视财经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5
一视财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