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压财政资金、违规放贷、高管被罚 威海农商行新董事长刘韶伟遭遇难关

占压财政资金、违规放贷、高管被罚 威海农商行新董事长刘韶伟遭遇难关

一视财经

威海农商行因存在“占压财政资金的行为”等三大违法行为,被央行威海市中心支行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28万元。

文:王晓曦

编辑:西贝

去年评级一度被下调的山东威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威海农商行”),这段时间又因收到多张罚单再度成为关注的重点。

12月19日, 央行济南分行网站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威海农商行因存在“占压财政资金的行为”等三大违法行为,被央行威海市中心支行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28万元。

一视财经旗下新金融名人堂注意到,在此前一周(12月12日),银保监会官方网站就一口气公布了多张针对威海农商银行和该行数位高管人员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中包括该行原董事长丁新强因对机构违规发放贷款、非真实处置不良贷款负直接责任被给予警告等等。

除此之外,近年来,威海农商行的经营状况一度也出现恶化,直到今年上半年才有所改观。

财报数据显示,2016—2018年该行净利润接连下滑,分别为1.27亿元、0.79亿元、0.53 亿元;不良率则由2016年的2.2%一度飙升至2018年的4.17%;2019 年上半年则实现净利润 1.96 亿元,不良率3.81%。

1

威海农商行原董事长等高管遭罚

威海农商行成了这段时间的“罚单大户”。

12月19日,威海农商行被央行威海市中心支行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28万元。

主要因该行存在以下三大违法违规行为:一是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二是超过期限、未向中国人民银行报送账户开立资料;三是占压财政资金的行为。

除了央行之外,12月12日,银保监会官方网站曾一下公布了针对威海农商银行和该行数位高管人员的多张行政处罚决定书。

具体来说,威海农商行因“违规发放贷款用于股权投资”、“非真实处置不良贷款”、“对部分特定目的载体投资未实施底层资产穿透管理”、“未对理财产品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被威海银保监分局合计罚款12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据威海银保监分局威银保监罚决字〔2019〕1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威海农商银行法定代表人刘韶伟,主要违法违规事实(案由)为“违规发放贷款用于股权投资”,威海银保监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对威海农商银行作出罚款30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处罚日期为2019年12月6日。

除了威海银保监分局〔2019〕17号行政处罚外,还有〔2019〕18号、19号、20号行政处罚均指向了威海农商银行。

据了解,4份行政处罚分别针对着四项违规违法事实。除了上述违规发放贷款用于股权投资,威海农商银行的违规事实还有:非真实处置不良贷款;对部分特定目的载体投资未实施底层资产穿透管理;未对理财产品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

对于上述违规违法行为,威海银保监分局均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分别对该行罚款30万元,共计120万元。

除了给出威海农商银行4连号罚单,威海银保监分局还对该行相关负责人进行了行政处罚,给出了5连号罚单。

同时,威海银保监分局还对姜仁善、丁新强、丛剑锋、孙庆民、许福涛五人进行了行政处罚,主要违规事由分别为:对机构贷款“三查”不尽职负直接责任;对机构违规发放贷款、非真实处置不良贷款负直接责任;对机构部分特定目的载体投资未实施底层资产穿透管理、未对理财产品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等负有直接责任;对机构非真实处置不良贷款负直接责任;对机构违规发放贷款负直接责任。

一视小编登陆企查查发现,丁新强为威海农商行原董事长;孙庆民为威海农商行董事兼总经理;丛剑锋、许福涛为该行董事。

而目前威海农商行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为刘韶伟。

今年3月份,威海银保监会才核准了刘韶伟威海农商行董事长任职资格;而且5月31日,山东银保监局还核准了刘韶伟山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任职资格。

2

2018年不良率攀升至4.17%

与此同时,一视小编梳理发现,威海农商行曾净利润一度大幅下滑,不良率大幅攀升。

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该行营收分别为4.56亿元、3.87亿元、3.3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7亿元、0.79亿元、0.53亿元,两年时间降幅超58%。

对于2018年营收下降,中诚信国际在今年7月的评级报告指出,威海农商行利息收入为主要的收入来源,非利息净收入占比不高且受到市场影响波动性较大,2018 年由于债券市场行情变化,该行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 0.24 亿元,同时由于东特钢企业债通过债转股处置产生一定价差损失,该行 2018 年投资损失为 0.53 亿元。受以上因素共同影响,2018 年该行实现净营业收入较 2017 年减少 12.74%。

而在不良率方面,2016年-2018年该行也是大幅攀升。

数据显示,截至 2018 年末,威海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为 3.63 亿元,较年初上升 0.23 亿元,不良率则攀升至 4.17%;2016年和2017年该行不良率分别为2.2%、3.99%。

“信贷资产方面,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威海当地中小企业经营形势较严峻,部分企业还本付息困难,大额不良有所暴露,近年来该行贷款质量下行压力较大。” 中诚信国际分析指出。

拨备覆盖方面,2018 年威海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增长,且贷款减值准备余额有所下降,截至 2018 年 末,该行拨备覆盖率较上年下降 11.34 个百分点至 69.69%,低于监管最低要求,拨备压力亦较大。

不过,进入2019年,威海农商行的经营状况出现了一定改观。

根据威海农商行发布的三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该行资产总额169.08亿元;负债总额151.80亿元。营业收入4.93亿元,同比增长100%;净利润1.4亿元,同比增长157%。

但在7月份的评级报告中,中诚信国际亦提到,威海农商行还面临诸多挑战,包括业务运营和资产质量较易受到当地经济金融环境变动的影响,产品创新和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有待提升等等。

本文由 一视财经 作者:西贝 发表,其版权均为 一视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一视财经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9
一视财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