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美信消金无视监管红线仍高利放贷 助贷方利率高达71.9%

金美信消金无视监管红线仍高利放贷 助贷方利率高达71.9%

一视财经

文:克拉

编辑:西贝

2020年,疫情之下,消费金融公司的困局也在眼前。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消费金融就迎来了IRR紧箍咒。有消息称,监管明确要求持牌消金利率降至24%以下,包括兴业消费金融、金美信消费金融等,引起业内关注。毫无疑问,一旦实行,大多消金公司微薄的利润或难以覆盖高昂的资金成本,随之而来就是市场隐形风险加剧,渠道模式、获客成本、甚至产品设计都要做相应改变。

事实上,早前为了抢占万亿蓝海市场,各家消金公司借助渠道和场景的优势大肆扩张,携手银行、P2P、电商、互联网金融公司以联合放贷、场景合作、资金方等形式疯狂吸金,助推业务增长。

甚至为了追求放款规模及高利润的快速增长,消金公司不乏与第三方助贷机构的大力合作。而助贷机构在监管介入前,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无序且暴利的增长阶段,助贷机构不合规的畸高利率给合作双方都带来了超高利润。

但今夕不同往日,如今,在IRR红线之下,利率虚高无所遁形。更随着监管趋严,各种渠道合作模式下的漏洞逐一浮出水面,用户信息泄漏、利率虚高、暴力催收等问题更加凸显。

作为2018年才成立的第24家获批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厦门金美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简称“金美信消费金融”)并不出众,近期却因为利率超标而引发关注。在兴业消金明确被监管要求IRR红线后,金美信消费金融随即表示已将利率调整至24%以内,如今已是2020年3月,公司仍在发放年化利率超24%的贷款。

如此言行不一,直越监管雷池,金美信消费金融可谓游走在钢丝线上起舞。

怪象:违规放款利率高达71.9%

2019年12月底,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制定了《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行为认定方法》。在整治工作中陆续曝光了一百多款App存在不同程度、不同原因的违规问题,并要求其在短期内进行整改。虽然监管此次的整治力度大且速度快,但截至去年12月20日,仍有4款App未进行整改,这其中就包括我来数科。

早在之前在51人品贷和我来数科都有用户反馈过放款资方是属于金美信消费金融,此次我来数科的违规风波之下美信消费金融自然难以幸免。

2月26日,有借款用户反馈,称在我来数科平台借款20000元,分12期偿还,最终还款额为24932.51元;每期还款费用包括本金和月费,光月费的额度就高达几百元。

一视财经通过IRR计算后得出,该笔借款的实际年化利率高达60.95%。

另外,有用户透露,在我来数科借款会有较高的循环额度,该用户测算了一下一整年的借款利率,发现如果按照36%计算的话,利息本应为10400元,但实际需还款的利息却多出了约14000元,计算实际利率后发现真实的借款利率为71.9%。

一视财经发现,有不少我来数科的借款人放款方都来自金美信,而此前与金美信消费金融合作的众多助贷机构,有不少存在高利贷问题,借款利率早已远超36%的法定红线。

此外,根据一视财经调查,同为金美信消费金融提供放款资金的51人品贷也被用户投诉其高利贷问题。有消费者在3月12日向黑猫投诉平台反映:“利息太高完全高于国家规定的利息办好还有额外的手续费。”该用户借款金额15000元,分12期,还款总额18942元,经过IRR计算实际年化利率45%。

据不完全统计,除我来数科、51人品贷外,金美信消费金融还曾合作扑满猪、桔子分期、豆豆钱等平台。

魔咒:24%之下的生死路

金美信消费金融是由台湾地区中国信托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厦门金圆金控股份有限公司、国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联合成立,注册资本5亿元,于2018年10月22日正式对外服务。

入局彼时,已是流量玩家遍地,这也倒逼金美信消费金融等小型消金平台不得不精细化运营,寻找渠道为自己引流获客。

而事实上,消费金融公司依靠助贷机构、单纯输出资金,采用高利率覆盖高风险的做法,以达到快速拓展业务规模的目的乃是行业皆知的策略。据了解,目前主营线上业务的持牌消金,不少采用的都是助贷模式,它们通过和互联网巨头合作来放款。比如,湖北消金通过玖富万卡实现放款,盛银消金和分期乐、即科金融等平台合作,实现放款。

过往,大部分消费金融公司还是擦边定价在IRR36%以下,并且往往为了减轻“痛感”, 仅告诉用户每天需要还多少钱,回避年利率过高的事实。现下一旦利率红线敲定,对持牌的金融机构来说,这样的好日子就结束了。

根据行业人士透露,助贷平台的年化资金成本(包含保证金折算年化)平均为13.5%—14%左右,风险坏账成本约5%,运营成本4.2%左右,综合以上数据,助贷平台的总成本基本在23%左右。按36%的年化利率来看,还有约两位数的利润空间。如按照监管设定的24%利率,面对几乎同样的成本花费,绝大部分机构能正常运转都是一大难事,更别提盈利。

好在截至目前,利率调整的消息还仅限于部分消金公司的口头通知,此外,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也给新政策的落地增加了缓冲空间。消费金融公司或许应该好好想想未来的出路。

如果势要将IRR压到24%以下,则势必要加大力度在年化利率24%客群上的获客和营销,这方面的运营成本和收入变化都会大幅影响公司的现有业绩。并且一旦客群上移,不仅要面临直接跟银行抢客户的局面,而且很大程度上将本应获得消费金融服务的群体挤出这一领域,造成“惠而不普”的悖论。反过来,如果采取客群下沉策略,则客户群体越下沉其消费信心越强烈,但伴随的征信缺失、违约成本、欺诈风险也较高。

不管如何,看来这次利率调整风波将会持续一段时间,消金公司在这次大调整上势必也要花费一定的心血。

本文由 一视财经 作者:西贝 发表,其版权均为 一视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一视财经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2
一视财经

发表评论